首页  >  工作动态  >  机关建设 > 正文

不忘初心——读廖志斌诗集《边走边吟》有感

来源:赣州人防网 作者:杨兴国 发布时间:2016-05-20 15:44:59 视力保护色:

  文字:[ ] 

手捧廖志斌诗集《边走边吟》(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)经月有余,每每读至心起微澜处,读至击节感叹处,读至掩卷深思处,都极想留下几行文字,以作读后之感,以记感悟之言。然,面对一位学识渊厚、建树颇丰、品涵甚佳的兄长,顿生高山仰止之感,滞笔难前。

近日,于枕旁再读《边走边吟》。时已夜深,喧嚣远去,俗务不在,有了进一步与智者对话的契机。从《边走边吟》中,我分明看到的,是一位积极入世、泰然处世、寄语传世的跋涉者,在历经世事、峰回路转后体味人生的一幕幕内心独白;从字里行间里,我分明读到的,是诗人除却繁华、灯火阑珊后仍不忘来时路的那颗不变初心。遂披衣执笔,写下以下几段文字。

不忘初心,在于诗人眷恋故乡的绵绵乡愁。诗人志斌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一个有故事的人。他和众多出生于农村,奋斗于县城,安居于郡府的成功人士一样,有着一段颇不平凡的励志故事。所不同的是,绝多数人不愿或很少在自己的文学作品中,提及自己的家事。即便写故乡,也多以光鲜故事入题。而诗人志斌则不同,他在《边走边吟》中专门用了“绵绵乡愁”、“家事春秋”两个章节52首诗,来讲述他的家事乡愁,讲述故乡的风物人情。诗中,他不忌讳“文革遭罹难、祖孙返故园”的境遇,直抒“回首平生事,故乡最安澜”的心声。尤值一提的是,农村一些看似极为平常的“赶圩、晒坪、火笼、酒壶、风车、石磨”等事物,一些孩子们常做的“照泥鳅、过家家、割柴火、小放牛、做豆腐”等游戏或农活,在他的生花妙笔下,总能让人看到别样的景致,闻到泥土的芳香。似乎在那个物质十分匮乏的年代,他从来就不曾苦过累过,有的只是甜蜜的回忆。事实上,这还得归功于诗人志斌那个家族勤耕勤读、友好邻里、挫而不折的厚实家风,让他能始终以乐观进取的精神直面人生。这些,在《忆祖父》、《忆祖母》《忆父亲》、《忆五叔》和《忆姑姑》中均可窥一斑。也许正是因为有了这一家风,才会有“山村八年整,人生始开篇”的不觉迟,才会有“心为故人碎,情由祖先牵”的故土恋,才会有“岁月催人老,乡情亦日添”的反生甜,才会有“物质财富薄如纸,精神遗产重如山”的父子情。一句话,为什么他的诗中饱含乡情,因为他对故乡爱得深沉,故乡寻乌成了他奔走远方后仍无法释怀的地方。这一情结,还延展到了他在“虔州胜景”对赣南一山一水、一景一物的感叹和歌咏之中。

不忘初心,在于诗人兼济天下的人生抱负。大凡文人,均会有几分达者兼济天下的情怀。大凡阅历丰富者,再谈对来时路的回忆时,难免会有苦尽甘来之意。从耕读传家中走出的诗人志斌,也不例外。他当过保管、当过教师、当过军人,后来又先后在党委宣传、农口、政研和政府等要职工作,即将升格做爷爷的时候,又去了人防系统,回到了他最初参加工作前的军防一线,可谓真是走南闯北,能文能武。特别是他的文墨专长,培养了他善于思考、善于积累、善于笔记的性格。诗人志斌是个极有事业心的人,按他自己的话来说,那就是“走到哪里,都要留下点印迹”。这个“印迹”,既是指无论脚步走到哪里,都要留下诗文记载;更是指无论身处在哪个岗位,都要做点实事。有了“印迹情结”,诗人志斌从来就不缺虚心好学,从来就不缺达观进取,即便是已过知天命之年,但他仍没有养成午休小憩的习惯。哪怕是在大多数人皆容易犯困的骄阳胜火的盛夏午间,他仍还是和年轻时一样,留在办公室或待在家中翻看书报,以期思想上能紧跟时代的脉搏,工作中能找到破题的钥匙。在丰厚的《边走边吟》中,我们就能聆听到他的“盛世放歌”,触摸到他的“人防情愫”,体味到他的“感事抒怀”,看得到他的“萍踪拾贝”。可以说,诗集是他对自己学习足迹的全程记录,是他对人生事业的深度思考。尤其是在“人防情愫”章节,有利好文件出台的喜悦,有外出学习考察的收获,有人防遗迹史料的考证,有人防健儿事业的赞颂,有精准扶贫的点滴记录……

不忘初心,在于诗人听从内心的人生态度。边走边吟,本身就是一种生活态度,一种听从内心召唤的人生态度。也就是说,诗人志斌的精神世界早已是一个成熟、完备、稳定的生态系统,不容易被外在世界和事物所影响和左右。这种人生态度,体现在他对日常生活上的追求简单,反映在他对人生境遇中的追求自然,折射在他对兴趣爱好上的追求品味,也形成了他的独特性情和诗风。如,他日常生活上追求简单,体现在他诗风的简洁。《边走边吟》290多首诗文中,无论是诗词,还是歌词,都没有晦涩之句,未见聱牙之言,诗从平顺,通白晓畅,即便是寻常人比较看重的序言和后记,也没有繁长的“为何写诗,如何写诗”故事讲述,而是用了两首诗来作结,但各种元素,无一缺失,简洁之风跃然纸上。又如,他人生境遇的追求自然,突出反映在《边走边吟》的“虔州胜景”、“萍踪拾贝”、“感事抒怀”和“海外浅吟”等章节中,这些章节的诗可谓描物、状景、记事、抒情、明理无一不有。余光中老先生说过“文学是闲出来的”。我理解,这种闲不是指远离了生活的琐屑,而是说闲情。有了对人生境遇的不苟求,让诗人志斌有了明澈的心境,在揽胜之际,就有了更多的看山不止是山,见水不止是水的意味,并在诗中时时透露出智慧,处处洋溢出闲适。再如,他对兴趣爱好的追求品味,主要反映在他诗歌的表达方式上。诗人志斌可以说是一个“大手笔”,数十年的文字功底,让他对文字的驾驭变得信手拈来,洒字成文。加之几十年暇不求闲的人生阅历,更是让他“尘封记忆来眼底,开闸诗潮聚笔端”。尽管如此,但他的诗歌表达仍然是醇和平正的,仍然是不激不厉的,尤其是大量双叠字的运用,让其诗味远接《诗经》,让人在轻松地赏析中,感受到韵律之美,感受到意境之美,感受到思想之美。

 

 

 

分享到: